Click on the pinpoint to check"Trans Vietnam-Cambodia"for more detailed information
Trans Vietnam-Cambodia

五年,在中大的最後一天,在那个毕业的伤感季节,不想看到走廊里一个个走了就再也不回的背影,我决定第一个逃离。一个箱,一个包,一张火车票,09年酷暑七月的第一天,我从广州逃到了南宁,直奔友谊关,?到了一个和中国有著同样社会性质的红色国家:越南 一直以?,国人对越南的印象就是六七十年代的中国,跟著我们身後,成为南中国工业化的後备工厂和便宜小商品倾销地。我一直试图用文字和图片讲叙这个国家的美,一种隐藏在越战残骇下的美,一种特有的共产主义的红色美,一种揉在罗勒簿荷和柠檬草香料中的美。

斗笠,是越南最典型的象征。湄公河的水,透著淡淡的薄荷香,我们就这样静静地躲在斗笠下,欣赏著东南亚的母亲河。

从芽庄到美奈的路上,七月的凤凰花全开了,伴著南太平洋的风,摇摇欲坠。

美奈的海,真的很美,她很小,却很精致。那个早上,起得非常早,一个人坐在海边等著日出。然後捕捉到这一个瞬间。

牙庄,是越南最适合的潜水的地方,PADI的分部到处都是,四岛一日游,不要错过,因为你可以体验漂在海上品尝葡萄汁,体验在船上吃地道的东南亚食物。

美奈红峡谷,火红火红,印著天空那样的蓝。

红沙丘,融入刺眼的东南亚阳光中,这个逆光的剪影,非常喜欢。

在红沙丘顶,留下SISI这双大鞋的纪念版照片。

落日,白沙丘的湖畔,如河画一样。

远处,途中巧遇的两位独行背包客,站在白沙丘山顶,在日落的?辉下,剪影是那样随意而任性。

就这样神奇的缘分把三个从天南地北而?的女孩聚在一起,坐在月牙湾的边边,一齐指向天边的晚霞。

越南,真的越南越美。

西贡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幕,就是大教堂的晚霞。让我忘记了越战给人民带?的伤害,看到这个城市中西文化的交融。

沿著湄公河南下,越过边境,?到这个红色战乱後千疮百孔的城市,金边。湄公河畔的万国国旗,让我看到了这个国家的人民,对和平的呼唤。其实,人民是那样安详的生活,仿佛,战争从?没发生过。

从金边到星暹,终於在那个平凡的清晨,在东南亚的丛林中,看到了吴哥的微笑---那三朵金莲盛开在高棉的土地上。

清晨的吴哥,地上透著暖暖的地下泉水,多层的剪影,错落的光影,真是摄影家的天堂。

VIVIAN闪拍的一瞬间,鲜花伴著古庙,微笑伴著古朴。

如此多的佛塔和寺庙,多到记不得名字。他们默默记载著印度教向小乘佛教在东南亚转变的历史。

在巴肯山顶,第一次跳望湄公河三角洲的原始森林,湿婆和梵天同我们一起,遥望著这片宁静而神秘的土地。

女王宫,是吴哥建筑群中,最特别的,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红色娇媚,更因为她的细致精巧。

去崩密列的路上,看到了路边的孩子无邪的戏嬉,他们从小生活在丛林中,没有现代物质世界的诱惑,物质有限的世界,他们过得如果开心。

崩密列---是吴哥建筑群中,我的最爱,很远很偏很难去到,但却如此值得。整座庙,都崩掉了,但却?毫没有影响到雕刻精美。他的神秘,让你神迷。

不知道从哪里神奇地跳出一个丛林男孩,长得很漂亮,如丛林里的精灵一样。

他牵著我的手,带著我游走在废墟中,从潮暗的地下隧道,到光明的出口,宛如穿梭时空。

我们的司机,生於一个传统的柬埔寨家庭,高高的吊脚楼,家里八口,最贵重的,是一个14寸的黑白电视机。谢谢这位司机,让我们品尝到了地道的食物,见到了柬埔寨最真实最纯朴的一面。以此,结束丛林之行。

?为柬埔寨平平反吧!

是穷,我承认,九十年代初才结束战乱怎?可能不穷呢,同样的时间,中国的六十年代不一样穷嘛。人家穷,不代表乱,相反,经历过战争的痛苦後,人民都刻意回避那段苦涩的过去,不愿再提起悲伤的过去。金边乱?洞里萨湖的湖畔飘扬的是建交国家的国旗,到处绿草丛生,皇宫金壁辉煌,百货商场里资生堂,露化浓要什?有什?,草坪上黄昏下到处是放风筝踢足球的人群,街边坐著摆小摊的老人。。。 。。。

吴哥破?暹粒城里的外国人一点也不比北京少,超市里全是英文标识的食品,结算用美金,酒吧餐厅随处可见,比阳朔的西街繁华多了,吴哥景区内餐饮,小食,租车一应俱全,你还真的以为让你在原始丛林中开路探险吗?

当地LOCAL,特别是为旅游服务的司机,英语都很好,我们的司机小D还请我们到他家的高脚屋里坐了坐,一周只吃一次肉的老母亲给我们炒了一大盆牛肉,看著那个破破甚至有些寒酸的家,感觉就相三下乡一下,但那又如何?人家一家齐乐融融。。。 在崩密烈的废墟中诡异出现的那几个丛林男孩带著我们一路探险,摆各种POSE给我们照相,但却没有开口找我们要一分钱。。。

一向喜欢跟当地人拉家常的我,会听到TUK-TUK司机很平淡的向我叙说那段红色的历史,柬埔寨人民的月收入,家庭组成与习俗,吴哥的历史,高棉帝国。。。战争,那是政府的事,而人民,只是受害者。